2.5次元星人•重度聲優廚

【棋魂/腦洞】覺得高冷的某十段最近畫風突變

#大綱only#論壇體maybe#南極cp只好自耕維生#與損友@sheila995聊出來的腦洞#假如阿光不小心把sai的馬甲弄掉惹又…好死不死發現的是緒方狐狸 剛開始兩人只是擁有共同的秘密,阿光應該會拜託緒方保密,而某十段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作為要他閉嘴的交換條件,纏著sai下棋、再下棋、又下棋。能夠跟高段棋士直接對弈,不用隔著電腦螢幕,佐為想必也會很愉快。阿光自己嘴上抱怨擺棋又觀棋,累得比狗還不如,實際上心裡對於真正知道sai是誰、棋力到底有多強悍的人又多一個的現狀,也是備感欣慰(所謂口不對心)。 而對弈地點基本上也只有緒方自宅,棋院或棋會所旁觀者一堆;網路圍棋也是麻煩,知道緒方帳號的人大有人在,更不用說sai這位超高知名度的網路棋神。何況自己家要怎樣都好辦(?),連帶著兩人之間的互動更加頻繁;某十段為了要跟sai下更多次棋,可說是手段盡出,完全不在意別人眼光。以棋院裡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大約是覺得整個人都不好惹! 於是某路人甲上圍棋論壇爆卦要不是棋力還在,他都要懷疑某十段是不是鬼上身;此貼一出,瞬間釣出一大堆深感認同的熟人與網民等紛紛佐證,例如… 為啥S君最近跟某十段走很近的樣子…欸原來這樣覺得的人不只一個?還以為上次坐上某十段那台招搖跑車的人是我看錯了…不是每次看到某十段都像老鼠見到貓,現在黏得死緊吭也不吭一聲是怎樣?憋得ㄇㄐ久終於能講惹耶!記得上次在某地的圍棋講習會嗎?他們住同個房間欸!同…個房間,口說無憑啊樓上,而且某十段跟四段的A桑住一塊兒比較合理吧?呃本人就是當時的承辦人員,話說還是某十段自個兒要求得,不然你以為我會說嗎呵呵OwO只有我想起來…其實某十段有女朋友嗎(弱弱舉手想起來+1…原本也是這樣說服自己根本想太多,但是自從上次我看到在酒吧裡喝到茫的某十段之後…我絕對不會說來接某十段的人,不是女朋友──是!S!君!…頓時覺得整個棋院不安全,眼線無所不在實在可怕(眼神死求後續!求爆卦!斷在這裡不厚道啊嗚嗚呃呃(打滾我要犧牲三張陷阱卡,召喚熟人君們──tbc.

平行時空

#諏少43歲生賀#靈感來自 @眼镜暴娇相处手册 的細谷生賀#情節捏造#跡部大爺支線的後續不要問我不知道啊啊啊(ˊ皿ˋ) 與奇蹟的世代那幫人再次聯手,最終以絕佳的默契與勝利無情地打臉Jabberwock後,在慶功宴上所有人(除了赤司)互灌得東倒西歪,過了子夜才被赤司家的司機丟回各自的狗窩,主人還好心地在大家的包裏塞了醒酒藥。 該說那傢伙在各方面依舊是零死角嗎…還是久違的老媽模式又上身了?把醒酒藥吞掉又徹底地沖了澡後,青峰大輝才有餘裕去思考這檔其實無關緊要的索事。草草地擦了擦頭髮,他一頭栽進被子裡,心想著耶欸不到明天中午誰也不能吵醒我。 因為得來不易的勝利滋味太甘美嗎還是…向來一夜無夢的青峰罕見地做了夢。他夢見自己像是附著在另一個人腦袋裡的最角落,透過別人的眼睛看著外界。在錄音室裡,穿著低調卻有型的男人對著麥克風用他,青峰大輝的聲音,分毫不差地講著同樣的話語…喂欸喂欸開什麼玩笑啊,就算是聲音也有智慧財產權的好不? 像是意識到青峰的不滿般,畫面轉到了某場LIVE上,這次他似乎變成了隱形的旁觀者,而主角依舊是那個男人。說真的,歌到底好不好聽這種事青峰實在不懂,但紛絲們壓抑不住地驚豔的神情、追隨著節奏搖擺的橙色螢光棒像是中邪似的…不得不承認,那個男人的確是舞台上的王者,台下的觀眾便是他忠貞的臣民。 青峰不是沒有發覺到他們的聲線像得可怕,雖然男人的嗓音變得圓滑了點、又帶著若有似無勾人的色氣…但他卻完全無法否認兩人之間有著奇妙的連繫,那個男人像是他不曾擁有的手足,甚至是半身。啊...如果真要說起來,應該算是平行時空下的另一個的…自己? 彷彿是在肯定青峰的想法般,,景再次轉換。哇噢誰會想到連做個夢還能如此高端,他自嘲地想著該不會是要敗給自己的節奏吧嘁。高傲的美少年揮動著手裡的網球拍,凌厲又刁鑽的回球彷彿小型旋風掃蕩著整個網球場;遇到了可敬的對手,精緻的眉眼就會亮得像要燒了起來,有種攝人心魂的美麗。向光處,對方的開球氣勢洶洶地竄了過來。 啪── 神宮寺蓮會在需要釐清思緒的時刻,擲手放飛一支支鋼製鏢頭的飛鏢。除了飛鏢以外,他也只會泡在重訓室裡直到大汗淋漓。或許是要彌補不專精於任何一項球類運動的缺憾,他夢到自己變成了從中學時期就戰無不勝的籃球隊王牌,在高校WC卻遭遇了不曾想像的敗北,所幸,他也拾回了熱愛籃球的那份心情。 …相似的經歷,不變的是他們對某些事物都抱持著獻祭似的熱情。蓮又夢見自己變成了某貴族學園的網球部長,儘管像極了水仙花再世,內在卻是個心性堅忍的努力家。千辛萬苦地晉級到全國八強,在S1持久戰卻硬是被拖垮了自己的體力,眼睜睜地,他看著黃綠色的小球劃過耳畔,墜落。 就算失去意識,也要君臨天下…嗎? Shit!他抬起手,彷彿血液的黏膩觸感沾染著整個手臂,腥味依舊盤踞在鼻腔裡久久不散,令他一陣反胃;但他同樣也記得前6號在他掌心催估拉朽地撕裂,繼而在血光中爆開成灰的瘋狂快意,逝去之物的意外回歸,又如何不令人感到狂喜?即使跡部景吾知道這只是個夢境,他仍感覺到整個人空空的,一部分的他還附身在那個狂暴的野獸上,被他的暴戾所填滿。 弱小時便蟄伏,強大時便追尋著本能與戰意的引導,將那些傲慢又天真的傢伙們拉下馬,哼…活著有這麼難嗎?蒼髮豹王在心底輕蔑地嗤笑,人類自以為是的道德束縛說到底也只是擺設,赤紅色血光殘留在手心的溫熱彷彿在誘惑著他,手腕內側…6號刺青隱隱約約地閃爍。 豹型的野獸睜開眼,蒼青色的瞳孔倒映著月光,夢境的碎片刺得牠腦袋生疼,不耐地長嚎,牠甩了甩尾巴,邁步展開新一輪的獵殺。

大概是篇叫做回憶殺(?)的東西

要寫本命相關的東西總是筆鈍的不得了,深怕自己對文字拙劣的掌控力不足以呈現出佔據我心裡本命寶座將近四年的傢伙,噢不...是男神3 入坑作品果不其然是網王.這部科幻(?)漫畫其實早在國二就拜讀過,當時只覺得雖然某些角色的必殺技坑爹了點,卻不影響看漫畫的愉悅度.舊網王完結之後也放置了一段時間,直到高中再次被轟炸式(!)推廣得好氣又好笑又被塞了一堆角色歌...新世界的大門就打開惹w 絕對是命中注定我先點開了小景的孤高の翼,無關唱功或曲風諸如此類所謂一首歌的成功要素,純粹是唱歌的那個人張揚醇厚的音色擄獲了我,要知道那時候敝人對諏訪部さん的知名度或是聲優這個職業一點概念也沒有. 有好幾首角色歌loop到完全會唱的程度,之後開始把網王動畫裡有小景出場的集數都複習了遍.從あー樺地到俺様の美技に酔いな...嗯完全沉醉在大爺華麗麗的聲線裡無法自拔(*´∀`) 讓我對這位完美詮釋了跡部景吾,這個驕傲少年王者的幕後功臣ー諏訪部順一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透過wiki,暫且對諏少有粗淺的認識,知道他作為聲優活躍在各種類型的動畫裡.當時我很熱衷Bleach,電視上也正好在播虛圈篇(#143),葛利姆喬命令織姬雙天歸盾的那句女人瞬間就讓我意識到CV...一定是諏訪部さん啊啊啊(打滾 葛6跟小景聲線type迥然不同,但不變的是聲線裡隱隱展現強者的傲氣.小景自信又意氣風發,偶爾還會有上揚的性感尾音service///;葛6渾然天成的霸氣,毫不掩飾自己欲望的直白性格,諏少配上暴戾又桀傲不馴的沙啞聲線.不知道俘虜了多少像我這樣的聽覺動物啊哈哈(●´∀`)ノ 除了動畫作品和角色歌之外,後來也持續關注フェロ☆メン(諏少跟鳥海さん組成的謎之團體→貼心小叮嚀:最好戴著耳機聽歌以免銷魂的喘息聲飄出來...噗哧其實沒那麼糟糕只有懺悔室啦w)btw大推フェロ☆メン版本的いろは唄,本來就很エロ的歌詞,諏少唱起來真是色氣無敵(ペロペロ 上了大學幸運地遇到了同為諏少fans的妹子T,每天萌男神萌得很愉快(*´∀`*)ゞ又被拖去看歌王子跟黑籃,走花花公子雅痞風的蓮様跟自帶pure ver.跟アホver.的某黑皮...我可以兩個都要嗎(貪心 諏少對角色的演繹真心沒話說.うたプリ1000%語氣輕浮的蓮様到了2000%的安定感完全戳中乙女們的點...啊啊已經是個好男人惹(花痴臉;從帝光中籃球笨蛋キセキの世代blue到桐皇學園的新銳暴君,輸了球又變回大暖男的アホ峰也棒得不得了(心)音質的獨特性是個人的天賦,但聲線轉換的技巧諏少也超有一套,角色歌更是必聽不後悔. 更別提葬儀社(黑執事)、Greed(03年鋼鍊)、在原業平(超訳百人一首うた恋)...這些超搶眼的配角役們,有些人氣都要趕得上主角惹ヾ(*´∀`*)ノ゛最近也開始跟諏少Twitter,雖然是日文苦手,但接收一線情報跟諏少雞湯還是とても楽しい,學日文也超有動力w 諏訪部さん、42才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私はずっと 世界で一番声優を応援し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