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元星人•重度聲優廚

 

平行時空

#諏少43歲生賀
#靈感來自 @眼镜暴娇相处手册 的細谷生賀
#情節捏造
#跡部大爺支線的後續不要問我不知道啊啊啊(ˊ皿ˋ)

與奇蹟的世代那幫人再次聯手,最終以絕佳的默契與勝利無情地打臉Jabberwock後,在慶功宴上所有人(除了赤司)互灌得東倒西歪,過了子夜才被赤司家的司機丟回各自的狗窩,主人還好心地在大家的包裏塞了醒酒藥。

該說那傢伙在各方面依舊是零死角嗎…還是久違的老媽模式又上身了?把醒酒藥吞掉又徹底地沖了澡後,青峰大輝才有餘裕去思考這檔其實無關緊要的索事。草草地擦了擦頭髮,他一頭栽進被子裡,心想著耶欸不到明天中午誰也不能吵醒我。

因為得來不易的勝利滋味太甘美嗎還是…向來一夜無夢的青峰罕見地做了夢。他夢見自己像是附著在另一個人腦袋裡的最角落,透過別人的眼睛看著外界。在錄音室裡,穿著低調卻有型的男人對著麥克風用他,青峰大輝的聲音,分毫不差地講著同樣的話語…喂欸喂欸開什麼玩笑啊,就算是聲音也有智慧財產權的好不?

像是意識到青峰的不滿般,畫面轉到了某場LIVE上,這次他似乎變成了隱形的旁觀者,而主角依舊是那個男人。說真的,歌到底好不好聽這種事青峰實在不懂,但紛絲們壓抑不住地驚豔的神情、追隨著節奏搖擺的橙色螢光棒像是中邪似的…不得不承認,那個男人的確是舞台上的王者,台下的觀眾便是他忠貞的臣民。

青峰不是沒有發覺到他們的聲線像得可怕,雖然男人的嗓音變得圓滑了點、又帶著若有似無勾人的色氣…但他卻完全無法否認兩人之間有著奇妙的連繫,那個男人像是他不曾擁有的手足,甚至是半身。啊...如果真要說起來,應該算是平行時空下的另一個的…自己?

彷彿是在肯定青峰的想法般,,景再次轉換。哇噢誰會想到連做個夢還能如此高端,他自嘲地想著該不會是要敗給自己的節奏吧嘁。高傲的美少年揮動著手裡的網球拍,凌厲又刁鑽的回球彷彿小型旋風掃蕩著整個網球場;遇到了可敬的對手,精緻的眉眼就會亮得像要燒了起來,有種攝人心魂的美麗。向光處,對方的開球氣勢洶洶地竄了過來。

啪──

神宮寺蓮會在需要釐清思緒的時刻,擲手放飛一支支鋼製鏢頭的飛鏢。除了飛鏢以外,他也只會泡在重訓室裡直到大汗淋漓。或許是要彌補不專精於任何一項球類運動的缺憾,他夢到自己變成了從中學時期就戰無不勝的籃球隊王牌,在高校WC卻遭遇了不曾想像的敗北,所幸,他也拾回了熱愛籃球的那份心情。

…相似的經歷,不變的是他們對某些事物都抱持著獻祭似的熱情。蓮又夢見自己變成了某貴族學園的網球部長,儘管像極了水仙花再世,內在卻是個心性堅忍的努力家。千辛萬苦地晉級到全國八強,在S1持久戰卻硬是被拖垮了自己的體力,眼睜睜地,他看著黃綠色的小球劃過耳畔,墜落。

就算失去意識,也要君臨天下…嗎?

Shit!他抬起手,彷彿血液的黏膩觸感沾染著整個手臂,腥味依舊盤踞在鼻腔裡久久不散,令他一陣反胃;但他同樣也記得前6號在他掌心催估拉朽地撕裂,繼而在血光中爆開成灰的瘋狂快意,逝去之物的意外回歸,又如何不令人感到狂喜?即使跡部景吾知道這只是個夢境,他仍感覺到整個人空空的,一部分的他還附身在那個狂暴的野獸上,被他的暴戾所填滿。

弱小時便蟄伏,強大時便追尋著本能與戰意的引導,將那些傲慢又天真的傢伙們拉下馬,哼…活著有這麼難嗎?蒼髮豹王在心底輕蔑地嗤笑,人類自以為是的道德束縛說到底也只是擺設,赤紅色血光殘留在手心的溫熱彷彿在誘惑著他,手腕內側…6號刺青隱隱約約地閃爍。

豹型的野獸睜開眼,蒼青色的瞳孔倒映著月光,夢境的碎片刺得牠腦袋生疼,不耐地長嚎,牠甩了甩尾巴,邁步展開新一輪的獵殺。

评论
热度(3)